喝酒,有些时候是自己想喝,顺着欢快的气氛,觥筹交错间,慢慢进入一种放松状态,而这种放松的内心,是渴望再来一杯的。

这也并不是纯放松状态,在一场酒局的前期及中期,某些神经仍需绷紧——为了敬酒,或干脆就是斗酒。

这需要默默组织语言,说得巧,说得妙,说到被喝者心坎里,用语言组织一道围墙,出口连接到酒杯,以至于被喝者无处反驳,只好一饮而尽。

这道围墙可能带着恭维,可能带着胁迫,总之,得喝。

除非,找到突破口,或更大一个格局,把理由掀翻,把对方反包围,就这样,一来一去,咋咋呼呼,都以为自己很清醒,其实脑袋已经醉成烂泥。

在喝酒理由上,领导自有理,拥有绝对话语权。

可人心有个阴暗处:你找我喝酒我会『哎呀呀,好烦啊,又得喝』貌似很不情愿,不找我喝我会『呵呵,忽视我,看来我也没必要在乎你』。

所以,领导虽自有理,但下属为了个人安全,会轮番让领导喝好,总之领导喝多,我无罪,领导没喝好,那就有危险,甭管他辞酒是真是假。

喝酒的人,容不得别人不喝,众人皆醉你TM还独醒。

喝酒意味着失去戒备,放弃谋略,古往今来,因酒误事,给了敌方趁虚而入的机会,在情绪放荡迷离、无限嗨皮的时候,一个高度清醒的同座,的确有些不安。

喝酒放大情绪,要么是凸,要么是凹,在酒场后期,有人高昂到拿着酒瓶子到处追着人喝,异常亢奋。有人低落到逢人就抱,极度悲伤。放大了。

还有人在极力保持清醒,前两句话都没问题,说到第三句就完全错乱,跃跃欲试的脑神经还是歇菜了。

酒局也有真情在,两人心照不宣,默默共饮一杯,没有花哨的台词,没有夸张的动作,在外人依旧的嘻哈中干杯,这酒喝的倒还舒心。

酒局讲套路,讲流程,有些无奈,要不要彻底远离,给自己一份清净?

当然不能。

此处本应有鸡汤,鼓励寻找内心,活出自己,云云。

然而,种豆南山下的无争生活太不现实,实现了也未必真能适应。除非在某些范围内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否则还是经常处于被的状态。

不能否定的是成熟的套路往往行之有效,套路和经验的定义本身就很模糊。

是的,我之前也是挺反感的。

本以为新生代可以不鸟酒场老油条,但资源掌握在他们手里,眼看着被调教成套路高手后,再以资深老油条的角色,施加给下一代,以此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