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盲目参考豆瓣评分了,《医生的精进》评分虽然8.5,但读完感觉比9.0的《最好的告别》还要好,内容也更加充实。

美国大兵的护目镜
在战场上的伤病统计中,医生发现士兵的眼睛受伤比例很高,在作战防护设备中也有保护眼睛的护目镜。早期,上级也曾下达命令让士兵必须佩戴,但士兵嫌弃护目镜造型“丑陋”,土气,不愿意佩戴,所以军工部门不得不紧跟时尚,重新打造了外形看起来更加炫库的护目镜,迎合着士兵的口味,这样战场上眼睛受伤的比例才降下来,很有意思。

男医生与女患者
男医生通常为女患者检查身体时一般有家人陪同,即使医生明白,倘若真发生所谓的“骚扰”事件,陪同家人并不会站在医生这一边。更保守的地方,医生和病人中间隔着一块帘布,通过帘布上预留的孔洞来检查身体,更有甚者还需要中间人传话,男医生和女患者之间最基本的诊断询问也许要转达,即使双方都听得懂。在检查身体时男医生是否会闪念出非分之想?作者的答案是否定的,私处的检查,医生通常会主动要求一位培诊护士进来,作为第三方见证者。

想起做过妇科大夫的冯唐,在一起节目上,主持人问到这个问题时,它的答案也是否定的,只是医生与患病器官的关系。但他说,事后下班在家,有时脑中会一闪念:恩,今天这位“身材”还不错。

医疗官司
每个医生都会经历医患矛盾,早晚会吃一场官司,书中的例子是一位年轻癌症患者,发现肿瘤时已经晚期无法医治,但病人在几年前曾在医院因另一种病拍过X光片,那时肿瘤很小,可以当时主治医生,不知什么原因并没有对此过多留意,导致恶化成现在这样无法医治,这种问题是不是该起诉当时的医生?很矛盾,或许作者本身在选案例时也做了取中选择。

产钳术
产钳术诞生于剖腹产手术之前。产钳,类似一个蛋糕夹的东西,极大的帮助了难产患者,产钳的发明者凭借产钳技术在当时独占鳌头,但这位医生把这一发明作为自己的一项独家专利,仅家族传递,对外隐藏了一个多世纪。为保护此项专利,每次面对难产产妇他都会把所有人赶出房间,并用布帘盖住防止产妇看到。可见那个年代医疗学科的愚昧与自私。

书中还介绍了一个恐怖但又非常理性的东西:碎颅钳。那个年代,如果孩子头部过大导致难产,为保住产妇,会用碎颅钳牺牲掉孩子…不敢深想。还好现在有剖腹产。

阿普迦新生儿评分表

这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不仅作用于医学,很多领域都可以参照使用。其最大的贡献就是:把抽象模糊的判断具体化。新生儿的身体状况各不相同,有的呼吸不畅,皮肤发青,心率过低,有的体重过小等等,以往医生只能凭借自己经验,作出很模糊的诊断,很难综合各项指标作出准确判断,或采取有效措施,有时还会放弃营救并列为“死胎”。阿普迦当时作为一名没有太多话语权的女医生,发明了这个评分表:满分10分,哭声洪亮得2分,呼吸有力得2分,进食良好得2分…总得分4分及以下代表新生儿体质虚弱。该评分表客观、准确、数字化的反馈了新生儿健康状况,挽救了无数新生命,闻名世界。

不仅如此。

该表还用于统计术后患者健康状况,医生、护士等医疗水平,甚至被用于面包工厂统计烤糊面包数,从而考核雇员的工作效率。书中这一章节读完后印象最深。

精益求精:囊肿性纤维化

囊肿性纤维化:一种基因缺陷导致的体内氯化钠失衡,体液浓度较高,阻碍营养吸收且肺部容易积累粘液,相当于一个肺呼吸,直至完全失去肺功能,患者平局年龄大概三四十岁。该病早已精确定位到问题DNA位置,但目前还不能采用基因治疗,所以该病需要患者终生与之作斗争,方法也很简单,每天按要求咳出肺部积累的粘液,喷雾、吃维生素等一系列小的措施。但一位女孩因进入青春期交了男朋友,马虎了几天,医生沃里克发现后严肃对待,在黑板上列出公式:每天患病者感染的机率是0.5%,每天按要求治疗后的感染机率是0.05%,也就是说两者的存活率分别为99.5%和99.95%,看起来每天做与不做都一样,然而累加起来坚持一年的话,存活率分别为83%和16%,积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医生沃里克一直在为这种疾病作斗争,为此做了各种改进方案,使患者寿命不断延长,直至达到正常人水平的目标,书中详细记录的非常精彩,还有很多,这里不再赘述。

印度医疗的紧缺

其实医疗各国貌似都很紧缺,看完书中对印度医疗的介绍你就不会再抱怨我们的医疗体系了,美国听说是小病要等很久,等预约到了病可能都已经好了,当然紧急情况不会延误,能保证救人要紧。我们虽然挂号难药费贵(北京这边的医院挂号真要早起排队抢号),但总体是能看到医生的,还是能及早得到有效治疗的。但印度要糟糕很多,医疗设备的匮乏导致和资源的紧缺,导致很多“小病”只能拖延到死,书中有个例子:一位肺积水患者呼吸非常急促,排了好久得不到治疗,等得到会诊时医生需要一个专门的肺积水导管,先把积水排出再进一步常规治疗就能挽救生命,但医院没有导管,其弟弟深夜跑去购买,但还是晚了。本预约好的手术排期还要被印度有权人士不断抢占、延后,哪怕危在旦夕也不一定能得到治疗。

写作

书的后记中,作者提到了在医院学给学生上课时的一次分享,有一项是建议学生尝试写作。写作是一种积累,无论科学领域还是非科学领域都是如此,写作也是一种发声,标明自己是社会的一员。阅读和写作是完全两个不同的角色,后者往往需要更强的思维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