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路上,地铁10号线,人挺多,坐我旁边的人下车后空出一个位子,空位的正前方站着一人,农民工装扮,四十来岁,穿着一套迷彩工作服,满身尘土。很明显这个空位是他的,而他却犹犹豫豫没有坐下。

网络上盛传的农民工在地铁里不好意思坐座位的鸡汤故事竟被我撞见了。

周围突然变得很安静,按照平时,他两侧的人看到空位也会补上去,但这次没有,一排人依旧站着,像没看到那个空位一样,即使他和这个空位格外显眼。

我抬头看了一眼,他目光游离,明显很犹豫、很尴尬。我想帮他结束这个局面,在目光游离到我的时候,我手往旁边示意说:“坐啊”。他眼前一亮,但还是没有立即坐下,而是询问了一下旁边的人是否需要这个座位,旁边人肯定是不会入座的,他这才放心的座下来,并只坐到座位的一半,凸在前面。

我依然看着电子书,并明显感觉到他想找我说话,终于经过几次侧目之后他开口了,问我:是上学还是工作,什么行业,支支吾吾有点语无伦次,想说普通话但出口又变成了家乡话,我想回答说IT行业,又改成了计算机,最后干脆说电脑,他“哦”了一下,过会又问我怎样才能让电脑跑的更快,又问我有没有比较抗摔的手机,我都尽可能的回答了他。我问他是做什么的时候,他拍了下裤脚的尘土说:“我也就干点杂活”。

我下车了,临起身他说了句什么没太听清,应该是“你下了?”或“这就下?”之类的家乡话。我并不想刻意聊些什么,我只是想做好一个简单的路人甲。期间我拍了一张照片:
裤脚、鞋子、手机

我还碰到过另外一种情况:好几个农民工一起进地铁,背着大小行囊,其中一位“倔强”的把行李放在靠近地铁门的位置坐了下来,这让其余乘客上下车很不方便,周围乘客虽然没说,但心里肯定在嘀咕抱怨,他周围的工友用家乡话催他起来,别挡道,可他就倔强的低头玩着山寨手机,冲他们嚷着“我就不起,就坐这”。

他这哪是在故意挡道啊,分明是在抗争着,心里一万个“凭什么?!”

但,相比那些让孩子穿着鞋,在地铁座位上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人,才真会引起我的反感。

长按二维码关注更多故事